您的位置:正文

约会瀍河

2024-05-17 09:15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崔鑫

  彼时时值盛夏,骄阳似火。我有幸受邀参加了孟津《时代风采》作家文学采风活动,怀揣访古探幽之心境,又来到魂牵梦萦的瀍河身边,与瀍河有个深度约会。

  乘车沿瀍河而上,小桥流水,园林点散,路边悠然沉静的庭落绵延中错落有致,造型各异的景观桥、游园广场和生态林地交辉成趣。桥下河水静静流淌,风中皱起的粼粼涟漪,是深黛色的凝绿。

  波光潋滟柳条柔。漫步瀍河谷郊野公园小路,醉意水岸、曲水流觞、玉盘落珠、湿地栈道、廊道环绕,垂柳依依,远看山色皆是画,近听水声尽是诗。好一幅水景相融、人水相亲,水清林茂的“壮景图”,不禁令人心旷神怡,浮想联翩。

  人类的第一行脚印,是踩在湿漉漉的河边的。此话足以道尽了水为生命之源的重要性。河与城的关系,永远是这样,先有河,再有城。就像先有母亲,后有孩子。瀍河曾是古洛阳的生态河和幸福河,瀍河三源,中源起源于横水镇的寒亮村。瀍河滋润着沿岸数十万亩良田。

  漫步访古、信步寻幽。廊道下,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悠闲地踱步。一座古色古香的亭子下,一身着浅蓝色练功服的长者,正全神贯注地打着太极拳。其动作圆柔连贯,一招一式绵绵不断极为到位,尽显太极之美。我禁不住立于长者身后,伴着音乐的节拍也打起拳来。一套拳下来,长者见我学得有板有眼,有模有样,竟停下来与我攀谈起来。我们从太极拳的拳法谈到了瀍河的前世今生。

  长者介绍,瀍河,一条从远古流淌至今的河流,是黄河母亲最钟爱的地方。如果把黄河比喻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那么瀍河就是她众多儿女中靓丽出彩的一个。瀍河全长只有38公里,但在璨若星河的中华历史上奔涌而过所衍生出的人文光辉,足可以和黄河的其他众多子女所媲美。

  华夏先民逐河而居,享瀍河之乐的历史可以追溯至5500年前的炎帝时期。在《孟津县志》已有记载。传说,一天,有一只红色的鸟衔着一串种子落在炎帝面前,围着炎帝飞了三圈,又唧唧啾啾地叫了一阵飞走了。炎帝悟出这是上天送来的食物种子,便把种子埋在土里,然后用木头制成耒耜,带人们松土,还引来瀍河水灌溉禾苗,当年就收获了一片稻谷。

  瀍河远古曾是一条恣肆汪洋的大河,水量丰沛,沿岸有渡口十多处。乾隆年间,孟津县令王宏猷有诗曰:“郭外崚嶒山径幽,平分梓泽自夷犹。愁来欲钓寒潭月,落叶先惊泛泛鴎。”并在诗后加注说:“邑西皆山,至潜亭之梓泽,忽复平敞,中流界碧,两岸排青,可渔可弋,以视金谷往日风流未知何如也。”洛阳明清历史上引以为傲的“城东桃李”“瀍壑朱樱”就是瀍河美景的明证。

  长者讲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,禁不住一声叹息。接着说,随着瀍河流域人口的增加,沿岸生活用水量急剧增加,加之沿岸村庄生活污水的注入,致使源头泉眼干涸,瀍河成为季节性河流,河污水横流、垃圾随处可见,一度成了一条“臭河”和“害河”,被称为“龙须沟”。

  昔日的故事,随着时间的车轮渐渐远去。讲到当今,长者禁不住眉飞色舞、兴致盎然。他指着不远处的 “水清、岸绿、路畅、惠民”的标语牌给我看:“近年来政府对瀍河沿岸实施了大规模的综合治理,水又清了,天又蓝了,现在我天天都来锻炼。”

  告别长者,回眸来路。河面在蓝天的映衬下,波光粼粼,熠熠生辉。亭亭玉立的荷花在微风中轻轻舞动身姿,成片芦苇荡随风摇曳,在阳光的映衬下,耀眼流金,芦苇荡中游出一群野鸭,几只白鹅在水面振翅飞翔。

  伫立廊道,极目眺望,十里碧水入砚,千树芳菲入笺。顷顷碧波呈现自然之美,处处水景彰显水系之韵。一廊一故事,一桥一景观。碧波荡漾,鱼翔浅底、叶伸蕴翠,花绽芬芳,仿佛身处江南园林,怎一个美字了得!不由想到“烟波不动影沉沉,碧色全无翠色深”的诗句。

  凭风临水,凝神静听瀍河的波澜声,一阵徐风拂面而过,不禁心荡神驰,颇有一些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的意味在其中,既满怀敬意又生无限的感慨。

  瀍河,如同嫡传黄河血脉的一本书,需要慢慢品读,又如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一瓶佳酿,令人陶醉,回味悠长。(张长华)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