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闪小说三题

2021-12-09 17:16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克盈盈

老耿叔

老耿叔今年86岁,患阿尔茨海默病一年多了,现由大儿子伺候。他不仅有退休工资,每月还有护理费。

这天晚饭时,老耿叔正伏在客厅茶几上呼噜呼噜喝稀饭,突然端起放在旁边的一杯温开水(大儿子为老耿叔备好的饭后吃药用的水),“哗”地泼向电视机。

大儿子吓了一大跳:“爸,咋啦?”他夺过杯子问道。

老耿叔指着电视机口齿不清地喊道:“火、火!”

大儿子瞟了一眼电视机,原来电视里正在播放美国森林大火的新闻。他明白了,老爸这是职业病——他是在森林防护队队长位置上退休的。


生 日

今天,是他22岁的生日。因母亲半月前去世,今天就少了前21个生日的美餐,少了前21个生日的礼物,少了前21个生日的热闹。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凄凉、孤独、失落。

他突然忆起母亲的慈爱,忆起母亲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爱。母亲的生日是哪月哪天呢?他想到母亲的坟头还“债”,可他对母亲的生日实在没有一点印象。

他羞赧地去问父亲。父亲低头想了半天,更加羞赧地回答:我真的记不清了。

顿时,一朵红云染上了他的脸颊。在羞耻感满溢的瞬间,他不禁落泪了,“哗哗”地落泪……


蔡 老

他已退休近10年,年龄大,有人叫他老蔡;资格老有威望,有人称他蔡老。本文就称他蔡老。

蔡老退休后工资高,儿女有出息,老伴贤惠,一天到晚,神仙般生活,可他却一直觉得活得无趣无味。吃的穿的看的玩的,应有尽有,方便快捷,少了挫折,缺了艰难,所以没意思。年轻时,穿的要证,吃的要票,有趣有味吗?蔡老算什么人呢?没人理解,也没人与他计较。

年轻时,一次,蔡老到省城为单位送报表,闲暇到商场溜达,看到一种花布色泽很漂亮,想给妻子做件好看的衣服,可惜身上的布票少二尺。人生地不熟,他跑了十几个地方,在离商店不远的一家国营饭店,一个姓郭的小伙子借给了他二尺布票,他感激不尽。回来之后,不仅寄还了布票,还给姓郭的寄了感谢信,给饭店寄了表扬信。如今想来,好刺激。

堂弟在外求学,吃饭粮票不够,蔡老在单位事务处能搞来粮票,按月3斤5斤8斤寄给堂弟,婶婶和堂弟可感谢啦。如今想来,好得意。

蔡老听父母说家里生产队长的奶奶有病,想买点白糖,怎么也搞不来。他立刻托朋友买了一斤上好的白糖,回去让父母给队长家送去,队长从此派活很照顾父母,父母被宠得神仙似的。如今想来,好气派。

蔡老有太多的回忆,有人回忆过去是懊丧,有人回忆过去是惋惜,蔡老的回忆却是得意的占多数。

如今,蔡老什么都不缺,什么都得之太易。这反而让他觉得少了乐趣。那么,蔡老失意的究竟是什么呢?好多人也在思考。(刘明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