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穿越岁月的怀想

2021-12-29 16:27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克盈盈

在三婶89岁寿辰之日,我却满眼含泪想起了三叔。三叔虽离世40余年,但他的音容笑貌却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,使我难以忘怀。

我父亲弟兄三个,父亲当兵转业后,当过教师,一向严肃少言。二叔受二婶的影响,与我家有一些矛盾。三叔原来在西安变压器厂工作,1960年返乡,经多见广,格局大。于是,我时常和三叔在一起说说笑笑,谈天论地,非常亲近。

我20岁开始抽烟,那时用的是小竹竿烟管,吸的是烟丝。父亲从不沾烟,看到我抽烟,往往会批评和耳光同时进行 。每当此时,三叔就会把我喊到他的住室里护着我,我非常感激。三叔知道,我工作在外,每周回来一次,父亲是管不住我抽烟的。他不忍心我受委屈,也不想看到我父亲发脾气的样子,就故意违背他哥哥的意愿。

20世纪60年代,农村各方面都还是挺落后的,收音机都很难见到,更别说电视机了。三叔稍懂点无线电基础知识。他在院中一棵高高的椿树梢上绑了一个自制的天线,扯根电线下来,然后用一块小木板,按照程序安了个二极管,又买了个耳机,接上调好的二极管线头,便能吱吱啦啦听到广播电台播出的歌声戏曲和新闻等。于是,我就让三叔帮忙,也给我搞了个二极管和耳机,也在三叔架的天线上扯了一根电线到自己的屋里,每天在床头玩啊听啊,有趣极了。

那年,我家的水井底下塌方,不能再使用了,三叔就让我在院中再挖一口新井。我理解三叔是有意考验和锻炼我,便答应下来。一直干了三天,我在下面挖土,三叔在井口吊土,终于打出了井水。完工之后,放鞭炮图个吉利。新井投用时,我感到很自豪。我看到三叔比我笑得更开怀,更得意——他在为他侄子的劳动成果感到骄傲。

我弟兄二人一座房,居住很不方便,就决定自己动手再盖一座小土坯房。当时我在上班,就由父母负责打土坯。土坯晒干后,我就一个人挖地基,一个人掂着石杵轧地基,一个人砌墙基,一个人砌土坯墙。房子是两小间,面积不大,但是,砌墙还是要挂线的,否则砌不好会倒塌。三叔当时在村办螺丝厂上班,每天下班后都会来帮我挂线砌墙,并指导我该怎么干。就这样,在三叔的帮助下,我没有请专业工人,就把两间小房子盖成了。

我这人从小就爱折腾,什么都想学,什么都想干。当时,家里穷,我一个月30元工资,弟弟上学花钱,父亲身体欠佳吃药花钱,母亲也挣不了多少工分。为挣外快,我学习画像。当时,画一张八开纸大小的像能挣5元或6元。练习时,给自己画,给家人画,免费给朋友画。每天下班,我都要在桌子跟前站至少4个小时练习画画。累了,烦了,不想画了,我就向三叔讲了自己的想法。当时,三叔是螺丝厂的采购员,他鼓励我说:“我看了你给奶奶画的像,进步很大,决不能半途而废。将来你画好了,我可以向我的客户推荐、甚至炫耀,我的侄子会画像,可以便宜给他们画,那该多骄傲呀……”于是,我就坚持学习下去,后来还担任了中小学校的美术老师。

三叔不幸中年离世,我与他的儿女一样悲伤。农村有个习俗,送葬的前一天夜里,亲生儿女要轮流单个在棺材前跪丧,时间是双手合举一根香燃完。我作为侄子,本不该跪的,可我同他的亲生儿女一样跪了。听妈妈讲,从小三叔就喜欢我,时常逗我玩。我6岁了还没长出头发,三叔就经常摸着我的光头,“光葫芦,光葫芦”耍笑着。我现在的作家头衔,也与三叔有很大的关系。当初我喜欢看书,喜欢写点东西,三叔就一直鼓励我,要坚持下去,终于成功了。

真快,转眼40年过去了,我常常想起三叔,常常与人谈起三叔,一直深深地怀想三叔。这种怀想,穿越岁月的长河,长驻我心。(刘明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