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那红色的斜顶小屋

2021-12-29 16:27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克盈盈

每日晨跑,我都会看到那片树林。远远望去,雾霭朦胧,万木苍苍。走近看,更是密密层层、枝繁叶茂。我常有一种冲动,试图走进林中。然而,几年过去了,我依然未曾踏入半步。

那天,我终究没经住得树林神秘的撩拨,踩着初冬为我铺满黄叶的狭窄土路,踏进了勾我心魂的树林。

早晨的树林,万籁俱寂,“处处闻啼鸟”的情景似乎根本就不存在。路边,攀缘的藤蔓挂满树枝,发灰的枯叶无力地倚挂在藤条上,像不愿离开妈妈的孩子。脚边枯黄的茅草大多也已伏倒在地,踩上去软软的。偶有几株银发白须的芦苇,不服天命地屹立于荒草与百木之中。它们频频颔首,似乎在告诉来人,做人要有大雪压顶也不弯腰的气节。树木的叶子多半已经落地,棵棵树木都像谢顶的老人。以往的浓荫遮日,已变成今日的万木萧疏了。一阵微风吹来,我侧耳倾听,似能听见从它们心底流出的低沉的吟诵——有春日的烂漫,也有夏日的激情,更有秋日的深沉与淡定。

林子愈深,愈发安静,安静得让我能听到心跳的声音。稍有一丁点儿动静,我便心跳加快,甚至产生一丝莫名的恐惧。林子太大,一色的暮气沉沉,我不知漫步何处?忽然,前方不远处,隐隐显出了一个尖尖的红色三角。我疾走十几步,终于看清了,那是一座造型别致的红色斜顶小屋。也许小屋在公园里或闹市中不会这样抢眼,甚至不足为奇,可它偏偏就建在这莽莽的树林中——不但成了一道美景,而且有了几分道不出的神秘感。受好奇心的驱使,我忘记了那莫名的恐惧。我靠近小屋,只见小屋的确雅而不俗,周身流露着远离尘世的仙风道骨。

我久久不愿离开,甚至产生一种幻觉。这里的静太诱人了!这里远离了喧闹,远离了聒噪。当然,这种静也是暂时的。到了春天,鸟儿们回来了,这里肯定又是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我沿着坑洼不平的林中小路走出了树林。回头,但见林区像一道深灰色的城墙横于眼前。我突然想起了人生,人生不正像这树林中的树木吗?有春天,有夏天,有秋天,还有冬天。冬天来了又能怎样,其实并不可怕,要知道这是大自然的规律。你瞧,这冬日里的树林不正把这厚厚的黄叶铺在脚下,孕育着下一个春天吗?有人说,六十岁是老年人的春天,这话我爱听。抖落衣襟上忙碌半生的尘土,重拾少时遗落的梦想,竭尽余力去追求去实现,弥补人生的缺憾。渴求绿色再次成荫时,心中那座红色的斜顶小屋成为我人生最绚丽的风景。(邵发富
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