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陪你度过漫长岁月

2021-12-29 16:27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克盈盈

很喜欢汪曾祺在 《冬天》里的一句话: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。喜欢那些闪光的东西,比如冬天的雪花,天上的星星,还有你的眼睛。

梦回儿时。“几点了,还不休息?快点去睡觉!”爸爸来到我的房间,帮我掖了掖被角,轻抚着我的额头说:“盖好被子,不要着凉了。”我躺在被窝里,看着我最崇拜的男人在关心自己,心里暗暗开心。不一会儿,我就睡着了。

周末的清晨,睡眼惺忪的我揉搓着眼睛,打了个哈欠,慢慢从床上爬起来,蹑手蹑脚地爬到爸爸妈妈的床上。坐在妈妈的枕头边,静静地看着他俩。然后,我一个翻滚加转身,越过了正在熟睡的妈妈,踩着爸爸的脑袋来到了床边,小脚丫哒哒地敲击着床头柜。看着鼾声此起彼伏的两个人,我摇了摇小脑袋。身子往下一滑,小脚丫终于踩到了地板上,鞋子也不穿,一个箭步冲到窗边,期待着昨天天气预报里所说的初雪。小胖手一把拉开窗帘,踮起脚尖,额头和嘴巴紧紧地贴着玻璃,直勾勾地看着窗外。我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,看了好久好久,突然秋衣下的圆肚子“咕噜咕噜”叫个不停。我害羞得摸了摸我的圆肚皮,看着窗外放声大叫:“呀!好大的雪哟!都给我看饿了!”此时,爸爸妈妈已经醒来。他们用慈爱又惊奇的眼光看着我。一会儿,爸爸突然张开双臂说:“萌萌,来,爸爸抱抱。”我“咻”的一下冲到爸爸的怀里。爸爸用头拱着我的脖子说:“你怎么这么可爱啊!”

记得那天雪下得很大很大,爸爸说想做个雪橇拉着我玩儿。我一听便欢呼雀跃地大声附和:“好啊好啊!坐雪橇咯!”心里暗暗想着:“爸爸好厉害啊!能给我造雪橇,好了不起啊!”一下午的时间,我在家门口堆着大雪人。我从厨房跑进跑出的,拿了些小香菜、红萝卜、小蘑菇……给雪人做头发、鼻子和眼睛。爸爸拿着家里的擀面板,小木凳,大麻绳……掂着小锤子,叮叮咣叮叮咣敲个不停。

雪下了一整天,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。吃罢晚饭,爸爸说:“狗萌,想不想坐爸爸做的雪橇哇?”正在认真扒饭的我,立马放下碗筷,很认真地看着爸爸说:“想!”爸爸说:“走!穿厚点,爸爸现在就带你去!”我一溜烟跑进屋子里。不出一分钟,帽子、围巾、手套、口罩、耳护样样齐全,把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,像个小粽子,只露出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。妈妈看见站在门口的我,又好气又好笑地说:“怎么不把饭吃完?晚上饿了别叫唤!”

我一溜烟跑到了院子里,看到院子中摆着一个其貌不扬的小板凳。再仔细一看,那是一把已经被坐得斑驳掉漆的板凳,被牢牢钉在了一个大擀面板上,面板的四角有麻绳穿过。我不禁惊呼:“哇哦!爸爸也太厉害了吧!”爸爸嘿嘿一笑,熟练地将麻绳套在自己的腰间,“蹭”的一下就带我“飞”了出去。我们一路欢呼,引得散步的叔叔阿姨好奇地看着我。还有伯伯问;“这是你们自己做得吧?”我抢先一步回答道:“是我爸爸做的!”伯伯慈爱地看着我说:“是吗?真好呀!”爸爸一路拉着我绕了半个济源城,最后来到一家小超市,买了一箱啤酒放在小雪橇上。我们唱着歌踩着雪,一起回了家。

雪花飘落,让人心动。一层又一层的白雪,像巨大的羊毛毯子,覆盖着寂静的城市,闪着别样的银光。

又是一年冬雪到。转眼,我上初中了。记得那次初雪下得很大很紧,路上的积雪没过膝盖。那天早上,匆匆吃过早餐,爸爸帮我备好出门要带的围巾手套。我不以为然地接过来,低头加快脚步往门口走,生怕又听到那几句:“到学校一定要认真学习……”

当我打开大门时,看到前面一尺深的积雪,更加快了脚步往学校赶。走到巷子的尽头,我回头看,只见爸爸仍站在大门口痴痴地望着我。他一直在等待,等待我消失前的回头一瞥,等待我那句“爸爸快回去吧,天这么冷”,等待那句“爸爸,辛苦了”!

后来,我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,每年只能在朋友圈里看雪景,不能回去陪爸爸踏雪。每次爸爸感到小小的失落时,我都不在他的身边。我慢慢地体会到了龙应台的《目送》所蕴含的深意。我慢慢地、慢慢地感受到,所谓父女一场,只不过是你和她的缘分,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她站在小路的那一端,看着她的背影由清晰变迷糊,直到消失在小路的尽头。

终于明白,有些路,只能一个人走。那些邀约同行的人,一同相伴,走过韶华,但终有一天会在某个渡口失散。既然改变不了终有一天的失散,那么就珍惜当下吧。落日归山海,陪你度过漫长岁月,是我此生最长情的告白。(段抒宏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