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风雨之后,见花开

2022-06-08 16:50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克盈盈

  曾有一段时间,窗台空寂一片,连花盆都被搬走了,只因楼下邻居说浇花时有水漏下。没有绿植的窗台,丢了灵魂失了味。那日,在拼多多上偶遇风雨兰,人夸它好养易活,尤耐旱。我心思一下活络起来,这样的花卉多适合我呀。下单,买球茎、买腐叶,细心埋下,静待花开。

  这一等,颇为漫长。花褪残红青杏小,春天都过完了,它还没动静。是睡着了吗?还是生病了?初夏阴阴绿叶繁,它终于醒了,抽出叶,抽出茎,顶着一枚枚花苞,裹着粉色的紧身衣,一副羞答答的俏模样。

  风雨兰一旦起了势,就拦也拦不住了,一支支花箭,此起彼伏,参差不齐,憋着劲,红着脸颊儿,呼喊着,歌唱着,荡漾开去。

  真好。简陋的窗台有了风雨兰,活色生香,有了品性,有了思想,有了水汪汪的色彩。我驻足,喊女儿看。女儿读高一,每日里埋头苦读。看到风雨兰的那一刻,分明有粉色的灵动在她的双眸浅笑。

  我爱花,向来痴,花开的那一刻,一颗心闪闪发光。我学孩童数花苞,一朵,两朵,三四朵……天哪,竟有十几朵。我沉浸在这个数字里开心而笑,如同坐拥良田的富翁,忍不住想炫耀。拍照、拍视频、写日记、发给朋友看……喜悦藏不住了,怦怦怦往外跳,说的话有笑意,哼的歌有笑意,连裳裙的袖领也有了笑意。

  是过节了吧。一盆开花的风雨兰,一串喜气的铃铛,日子里的郁气一扫而净。但看它,椭圆的瓣,金黄的蕊,次序簇拥,平展摊开,一朵粉花,细茎上摇呀摇。这多美,如同佳人在秋千上笑。笑声招来蝴蝶舞,流连不倦翩翩飞,风过涟漪,縠纹一般扩散而去。

  日子,越发值得琢磨了。

  风雨兰?为何是这样的名?查了资料,原来此花酷爱风雨,风雨之后,花茎冒出,其势,若雨后之笋,拦不住。都说花儿娇嫩怕风雨。风雨兰反其道而行,逆境中喷发,这品格,可敬可爱。

  某一日,风狂雨骤,泱泱乌泽的花盆,果然花箭喷涌,色泽明媚。惊讶,思索,人呀,有时得向一朵花学习。涅槃而生的风雨兰,仿佛遗落人间的彩虹。它的鲜艳妩媚脱胎于凄风苦雨,一朵平凡的花,有着学士的风骨,看花思人,想起了苏轼的《定风波》:

  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  谁怕?好一个反问句。因为勇气,因为无畏,一朵花在风雨之后媲美满天晴川。(胡曙霞)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