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正文

小院纳新凉

2022-07-14 17:55来源:济源网-济源日报责任编辑:克盈盈

  喜欢母亲的小院。

  母亲的小院,很普通,蓝瓦白墙,倚着一小间仓房,红砖探着微小如米的苔,水缸清波尽满漾着悠悠云影,晾衣绳上荡着蓝灰或素白的衣裳,恰若息了翅停留的蝶。草木香宜,葳蕤满院,光阴斑驳,真是纳凉好地方。

  周末,要去母亲家。我和先生买了些水果就出发了。等走进母亲的院子,一片绿油油的土豆秧摇曳着片片如雪的白;满架的油豆角绿意盎然,小巧的藤蔓探着细弱的触角;成排的柿子争着往高处攀爬,辣椒秧一株株,也不甘示弱争着生长。坐在母亲的藤椅上,看着满院风光,我感到无比惬意。

  母亲欢喜地指着一盆太阳花给我看,说,那是给我养的花,等开满盆了,就搬到楼上来。不知何时,我说喜欢小巧的太阳花,母亲就记在了心上。太阳花真好看啊!朵朵绽放,像邻家质朴的女孩儿,穿了或粉或白的襦裙,倚在母亲的门廊前,对你偷笑。母亲是真喜欢花,小院台阶上一排农家花灿烂地笑着,或粉或白或紫,都在母亲的目光里拂着。趁母亲低头舀水时,它们把淡淡的花香,染在母亲的鼻尖,拂进母亲灰白的发间,争着得到母亲的宠爱。

  母亲的院中又何止这些花呢。一棵南瓜秧沿着小路从土坡上匍匐前进,伸着触手探进柴房的门前,一直探到篱笆墙上。我真是欢喜。一棵小小的秧苗是具有怎样的力量,才能这样攀爬,而且小瓜球圆润饱满,花朵如同美人侍女头上的发簪,在蒲扇般的叶子底,只等母亲掀开遮挡她的绿幕,在母亲的目光中,笑得大咧咧地,一点也不矜持,一点也不拘谨。柴垛上也趴着一株,仿佛把黄澄澄的南瓜花戴在了粗布荆钗的老妇头上。风一吹,它们都在笑,叽叽喳喳地吵着闹着,性格豪爽又泼辣,直爽又率真。

  它们要开花啊。它们要结果啊。它们要在母亲的小院里舒舒坦坦地过日子。

  先生拿了把剪刀,说要体验一下。母亲栽的茄子长势真好。紫色的茄子花,像女孩儿紫色的裙,一株株茄子秧下缀着两三根油亮亮的嫩茄子。先生的剪刀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茄子就落入盆里,再“咔嚓”一声,那声音真是胜过多少车水马龙的喧嚣啊!

  我也尝尝顶花带刺的黄瓜的味道,猫着腰,看看这个好,看看那个也好。绿叶遮挡的瓜架上,一根又一根仿佛与我捉迷藏,可又分明看得一清二楚,怎么挑也舍不得下手。母亲笑着给我摘下个最嫩的,小黄花还嵌在瓜头呢。我用手摸了两把,带着风和雨水的味道,送入口中,顿感清甜满口。母亲说,这孩子,怎么也不洗洗。可我哪里会在意呢。这一垄垄的蔬菜瓜果,都是母亲亲手种的,有着最朴素最浓郁的爱。

  午饭时间,母亲摘了黄瓜凉拌,淋上香浓的豆瓣酱,又摘了南瓜花炸得酥脆金黄,把一大盆生菜和小葱用井水沥过,切了自家腌的咸鸭蛋。先生炖了一条鱼,撒上母亲园中清新的野苏叶。院里放了桌子,夏风悠悠地从房檐拂过,母亲房门上的珠帘,叮咚叮咚。我们优哉游哉地吃着,真是滋味鲜美,畅快十足。

  黄昏过后,暑气尽消,窗前月华无声,浩浩阴阳移到廊前,墙缝里虫鸣声声,母亲与我聊着农事。庭前月影婆娑,光阴渐深,星空浩瀚,那一晚,连梦都是甜的。

  汪曾祺说:“四方食事,不过一碗人间烟火。”如此,避暑纳凉,就不过母亲的四方小院了。母亲的院子虽小,但装着清风明月,装着浓浓的烟火气,在最寻常的光阴里,守着俗世流年。日子哪怕再普通再简单,也已足够从容美好。(高玉霞)



回顶部